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463号文念响政信合作紧箍咒规模暴增千亿后陷踌躇

发布时间:2019-08-16 17:00:41

去年底下发的“463号文”给政信合作业务戴上了一个“紧箍咒”,使得公司在今年1月份都投入到研究文件中和观望中。

政信合作在2012年再次成为信托业的焦点。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相关数据,截至2012年三季度,信托公司政信合作项目的余额为3903亿,占比6.18%,同比规模增长1115.14亿;而2011年底,信托公司政信合作项目的余额仅为2536.84亿,占比5.27%。

可见,2012年在银行融资渠道受阻的情形下,政府融资平台加大了与信托公司的合作,长安信托就发行了30余款基础设施类的信托产品。

长安天津城投项目计划20亿仅发行5亿

2012年,房地产信托兑付风险频频被提及,信托公司不得不改变业务结构,政信合作业务就是其中一个方向,这与政府融资平台资金需求不谋而合,因而,2012年政信合作信托项目再次起飞。在大环境下,长安信托发行了不少政信合作信托项目,根据理财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其发行数至少30款,而天津城投项目是其计划募集资金规模前列的项目。

2012年2月,长安信托发行了长安信托·天津城投应收债权买入返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期和2期,根据长安信托官网数据,两期信托产品在2012年3月2日成立,其中,1期计划募集不高于20亿元,实际募集5亿元;2期计划募集不高于15亿元,未披露实际募集规模。信托产品根据购买金额的不同,给定的收益率不同,最高年收益率为10%,期限为18个月,根据实际情况可延长至24个月。

根据这两期信托产品公开资料,信托产品募集的资金用于受让天津城投持有的对天津滨海星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30亿元的应收债权、天津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10亿元的应收债权,总计40亿元。而在风险控制措施的说明中可以看出,天津城投获得资金中的15亿元用于天津市尖山八大里地区旧城区改建一期工程项目建设和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需求。在信托产品提及的风控措施主要是抵押担保,以天津金融城开发有限公司合法所有的天津市和平区解放北路与赤峰道交口津湾广场3号的商业物业、天津市和平区路与长春路交口的融信大楼,天津市凯德恒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法所有的天津市新产业园区华苑产业区榕苑路7号楼提供抵押担保,预评估价20亿元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城投成立于2004年7月,现有注册资本677亿元,是天津市最大的国有企业,旗下拥有11家全资子公司、1家上市公司((,))、2家控股公司和3家参股公司,业务涵盖高速公路、水务、地铁、城际铁路、土地整理和园区开发等。

天津城投最新财务数据未公布,但是从过往财务数据可窥见其经营状况。截至2011年9月末,天津城投合并资产总额4428.20亿元,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城投企业之一;负债合计3053.38亿元,资产负债率68.95%;前三季实现利润总额10.42亿元。2007年末、2008年末、2009年末、2010年末及2011年9月末,天津城投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26.25亿元、-34.11亿元、-72.48亿元、-80.91亿元和-19.96亿元,近乎连续5年为负。

天津城投及其子公司与信托合作密切

而在同一时期,天津城投除了与长安信托合作外,还与其“老伙伴”进行合作,发行了天津区域发展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三期,募集资金规模30亿元,资金用于天津城投所经营的各种业务的日常运营、天津市范围内的城市路桥、轨道交通建设、环境水务整治及其他非房地产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流动资金支持。风控措施主要采取抵押担保和股权质押,分别为天津金融城开发有限公司以其位于天津市和平区的现房抵押和天津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质押。

其实,早在2008年,天津城投就与中信信托合作,当年6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通过中信信托,以信托贷款的形式向天津城投发放20亿元为期3年的贷款,并由(,)天津分行提供连带责任担保。2009年,中信信托则发行了天津区域发展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一期,募集资金规模3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6年,天津城投就已经开始与信托公司合作,2006年3月,天津信托发行天津海河两岸综合开发工程-1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方就是天津城投。

除了天津城投外,旗下子公司也不断与信托公司进行合作。天津城投子公司天津海河建设在2012年就分别与五矿信托、以及北方信托等合作,与五矿信托合作发行了天津市海河建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与中融信托合作发行了海河建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

天津城投及其子公司一直将信托融资作为其融资工具的重要补充,特别是在2012年银行收紧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情况下,加大了与信托公司的合作力度,为其获得资金提供了一条重要渠道。

政信合作业务被“紧箍咒”

2012年12月底,、、人民银行、联合发出《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463号文”),文件对地方融资平台的类项目融资做出了规范。与以前文件主要针对信贷类债务相比,463号文尤其针对地方政府与财务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合作业务。

文件同时强调,未经有关监管部门依法批准不得直接或间接吸收公众资金进行公益性项目建设,不得对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及其他个人进行摊派集资或组织购买理财、信托产品,不得公开宣传、引导社会公众参与融资平台公司项目融资。

这一文件的出台,对2012年快速恢复的政信合作业务戴上了一个“紧箍咒”,使得信托公司在今年1月份都投入到研究文件中和观望中。

其实,监管层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监管一直未间断,此次由于信托产品兑付危机经常出现,政信合作业务再次爆发以及地方债务加重等一系列问题的叠加,使得监管层不得不再次强调以往的监管条款,以遏制风险的大面积发生。

另外,政信合作业务并不是全面停止,而是信托公司在选择项目时需要考虑更多的细节,不能再依靠地方政府担保等来规避风险,规避监管层所禁止的投资项目,同时在项目的风险控制措施上更多考虑政府融资平台的自身现金流和资产。

合肥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卵巢性不孕能治疗好吗
纹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