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似梦非梦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8:14
豪华气派的鸿蒙学院。
临近东边那一排教学楼旁边,有一方不大不小的水池,水池里漂浮着一片片荷叶,十几朵莲花正在绽放,袅出一阵阵幽香。
此时此刻,一抹修长的影子临水伫立,瞧着那一池的荷花,静静发呆。他,就是昆仑派的学员——楚兆阳。
楚兆阳是昆仑派首席大弟子,理所当然被派鸿蒙学院来。来这里一年多了,晋升为二级学员,元力能量均有突破。按理说,他应该高兴,但是却高兴不起来。原因是,前几日与青城派的梁树青决斗,被对方暗算,输了半招,心里甚是不爽。去集市称了五斤鸿蒙老窖,一个人独自坐在藏书楼楼上,虚化了身形,郁闷的一面喝一面想那次打斗场景,越想越窝火。片刻之后,他的目光突然温柔起来,眼前不知不觉闪现出一张俊俏的脸来,那就是鸿蒙学院无门派的若汐姑娘。
“若汐,等着我,等、等学院毕业了,我、我就禀明师傅,来、来娶你……千万别、别答应青城派的、梁、树青,他、他使诈,若、若不然,我怎会、会输……”楚兆阳断断续续的,乌拉不清的自言自语说着,不消片刻就把五斤老酒全部入肚,就那样歪在房顶的屋檐上,醉醺醺的睡着了。
蓦地,一阵不大不小的腹语说话声,清晰地传来,惊醒了楚兆阳。所有人都不知道,楚兆阳的耳力极强,尤其是醉酒之后,能清清楚楚听到别人的腹语。一般来说,用腹语交谈的话都是机密。那两个靠在窗前说话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话语被隐藏在虚幻之境的楚兆阳听了个一清二楚。楚兆阳仔细一瞧,他认识那两个人,他们一个是藏书楼的单总管,一个是鸿蒙学院的水副院长。
“水老哥,你说,那鸿蒙古卷是真的存在么?”单总管首先问道。
“应该是有吧,若不然的话,咱们的国王陛下怎么会成立鸿蒙学院呢?”水副院长淡淡回答。
单总管摇摇头:“即使是有那古卷,那上面的绝世武学能量也不是寻常人等修习的。”
水副院长点点头:“单兄弟,言之有理。陛下选拔十大门派弟子来解开古卷文档,还真是不那么容易,难啊!”
“老哥,你说这鸿蒙古卷是不是消失的术道绝本?如果是,那这鸿蒙古卷就是世宝。得此之宝,能提高灵力飞速上涨八个层次,而且人的寿命还会延长许多年。”单总管的腹语忽然有些激动,轻颤着身子,目光有亮光闪现。
水副院长突然凝重地拍拍他的肩头:“单兄弟,这消息只是传说,还没有确定。只有高层少数几人知道,千万不要走漏风声——好了,我走了,多谢兄弟的好酒,果然醇香浓郁,告辞!”音落,转身走了。
水副院长走后,一个虚幻的影子在单总管旁边,低声道:“总座,刚刚传来消息,鸿蒙古卷昨日又在鬼市出现……”
“嗯?什么?鬼市?老串怎么没买下来?”单总管目光一聚,皱眉低问道。
那虚幻的影子回道:“回总座,那大头鬼要价太高,老串拿不出那么多学院弟子的心来交换……”
“废物!蠢猪!学院那么多弟子,去杀啊!”单总管截住影子的话,低声骂道。
那虚幻影子又道:“最近也不知怎么了?那些弟子们警惕性极高,还都是抱团去鬼市,没有落单的——就在刚才,好不容易逮着几个青城派和崆峒派的弟子,这下子就惊动了学院,那些学院护院灵兽正在被唤醒,打算四处寻找呢。属下和老串也不敢轻举妄动,还请总座快些派人手来,以备不测。”
“嗯,好了,本座知道了,你先去罢!看护好那些弟子们,余下来的事情,本座去向总尊报告。”单总管挥挥手。
“属下告退!”那虚幻的影子音落,呼的一下跃上半空掠去。
楚兆阳来不及细想,更来不及去报告,虚幻中长身而起,急急尾随而去。

奢华精致的办公室。
鸿蒙学院院长——鲁正义正召集各个科目的长老商量着寻找失踪学院弟子之事,话题说到一半的时候,水副院长摇晃着身子走了进来,裹挟着一缕奇异芳香的酒味。鲁正义皱了皱眉:“老水,又去哪儿喝了?学院出事了,你知不知道?”“啊?出、出了何事?呃……说、说呀,出、出了何事?呃……”水副院长打着酒嗝,醉眼朦胧地问道。
“水副院长,是青城派和崆峒派有五个弟子失踪了。”一个长老连忙回答。
“哦,谁?你说谁失踪了……”噗通一声,水副院长话还没说完,就一个跟头跌倒了,醉死过去。
鲁正义脸色不太好看,拧着眉头摆摆手:“算了,来人,先送他去休息!”
马上就过来两个人,连拖带拽的把水副院长给弄了出去。
“院长,你闻出来了么?水副院长身上的酒味好像是遗忘醉。”一个白须长老捻须沉思道。
“遗忘醉?白长老,何为遗忘醉?”白长老身旁的矮小老者疑惑问道。
白长老道:“遗忘醉是一种方外诡异的酒,人饮了之后,半个时辰之内思维是清晰的,过了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唤作遗忘醉。”
“是呀,我也觉得纳闷,这酒味仿佛在哪儿闻过——白长老,是在何地?”鲁正义极力回忆着。
白长老摇摇头:“时日太久,老朽也想不起来了。”
“算了算了,不提他了——对了,各位长老辛苦一下,快些唤醒四大灵兽。今天会议到此结束,各位都散了吧!”

楚兆阳一路尾随那影子,一气儿跟了好远,才瞧见对方在一座山前停住身形,随后消失。他循着对方的气味仔细寻找,终于发现了模糊的结界封闭的洞口。嗖!身子幻化一阵轻烟,顺着那结界缝隙钻了进去。楚兆阳悄无声息进入山洞,左拐右拐,一道闪光的结界围成的牢笼立刻展现在面前。那五个弟子果然被囚禁于此,并且那梁树青也在。楚兆阳是极不愿意看见那张脸的,想转身走掉。奈何对方是鸿蒙学院的学员,又是自己的同窗,况且还有其他人。虽然那几个人也与梁树青欺凌过自己,但毕竟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倘若自己不救的话,他们就会被那些残忍家伙给挖心。如此,自己的心里也不会好过的,一定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罢罢罢!还是救吧,我楚兆阳大人大量,不与尔等计较。思谋至此,他刚要现身破结界。蓦地,一道白色影子忽至,赫然便是那白长老。楚兆阳大骇,心道,难不成他就是主使之人?单总管口中的总尊?
“总尊,您的脚程好快,先到了。”说着念着,单总管一身黑色打扮到了。
“唔!本尊也刚刚到——老单,去吩咐影子和老串,快点把这几个心给取出来,今晚去鬼市与大头鬼交换鸿蒙古卷。”白长老沉声命令道。
单总管点头称是,吩咐影子和老串拿出一个大托盘,那上面有锋利无比的尖刀。
结界里的五个学员吓得腿直打颤,脸色苍白如纸,全部瘫软在地上。影子和老串狞笑着分别抓过来一个学员,扬起了寒光闪闪的尖刀。
砰砰!
影子和老串双双应声而倒,后背是两只寒冰掌的印记。
“昆仑派,楚兆阳。”白长老话音方落,楚兆阳即刻现身,朗声道:“不错!正是在下!”
结界里的五个学员一瞧,竟然是被自己欺负无数遍的楚兆阳来救自己,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赶紧低着头,不敢看楚兆阳的脸。
楚兆阳顿觉好笑,继而突然高声断喝道:“是男人就都站起来!我们鸿蒙学院没有孬种!”
五个人闻言,身子一颤,马上都站起来,直挺挺的,仿佛立柱。
呼呼——
楚兆阳挥动寒冰掌,迫退白长老。随后一掌爆碎结界,将那五个弟子给解放出来。
嗤!
突然一声脆响,单总管的三尺长剑突然偷袭,斜斜的刺中楚兆阳左肋,血,即刻涌了出来。
“楚兄弟……”梁树青等五人发一声喊,五道劲气打入单总管的后心。
梁树青一把抱住楚兆阳,楚兆阳使劲推开他,抿了抿唇道:“我没事,你、你快带着几位兄弟走!”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梁树青固执回答。
哼!谁也别想走!白长老冷哼一声,挥动手臂,掐诀聚起骇人的白光。
“快躲开!”楚兆阳猛力地推开梁树青,寒冰掌对上了那一道凛冽耀眼的白光。
嘭!
楚兆阳被震飞,身子撞在洞壁上,又被弹了回来,落在白长老的面前,喷出一口血来。
“小子,跟老夫斗,你还嫩了点!去死吧!”白长老缓缓举起手掌。
“楚兄弟……”梁树青大叫一声,扑倒在楚兆阳的身上。其他四个人先后掠过来,直挺挺的站在楚兆阳和梁树青的前面。白长老愣怔了一瞬,继而狞笑道:“好,好好,老夫就送你们一起上路,免得尔等在黄泉路上孤单!”音落,掐诀聚光。
呼……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庞大的身影突然冲过来。白长老一惊:“啊?是灵兽!”身子还是闪避的慢了一步,被灵兽一脚踏在地上。他仰躺在那里喘息着,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瞬间灌满他的双瞳。
“不可能的……你、你不是被,被灌醉了么……怎、怎么会……被、被唤醒……”白长老断断续续叫道。
水副院长缓缓道:“兵不厌诈,引蛇出洞……我若不是装醉,你怎会迫不及待的行动?你知道那些灵兽,只有我才能快速地唤醒它们。”
白长老方才恍然大悟,后悔莫及。但仍然是不甘心地说道:“反正我也是难逃一死,可不可以在我临死之前看一眼鸿蒙古卷?”
水副院长哈哈大笑:“鸿蒙古卷?我也想见一见——可是,我没见到过。”
白长老又是一惊:“怎么?你、你的意思是说鸿蒙古卷……根本就不存在?”
“它或许有,或许就是个传说!”水副院长的话音方落,白长老突然大叫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

藏书楼房檐上。
楚兆阳突然醒过来,发现自己左手还握着酒葫芦,右手却是被两只手温柔的捧着。“若汐……”他惊喜地叫道。若汐羞红着一张美丽的脸,轻轻嗯了一声。
“若汐,我、我刚才做了个梦……我梦见……哎呦,我的左肋怎么、怎么有点痛啊……”楚兆阳突然捂住软肋轻声叫道。
“楚大哥,你、你不要动!一会儿爹爹就来给你疗伤了。”若汐按住他轻声说道。
“嗯?爹爹?若汐,你爹也在鸿蒙学院?他、他是谁?”楚兆阳诧异地问道。
“若汐,兆阳醒了么?”突然,一声温和之音毫无征兆在身后响起来。
楚兆阳回头一望,啊,原来是水副院长。
“爹爹,您来了——楚大哥他醒了。”水若汐欢快地叫道。
水副院长笑眯眯的过来,一道流水似的清气缓缓注入楚兆阳的体内。
后来,楚兆阳才知道事情原委,原来白长老是梦魔族卧底,专门刺探鸿蒙古卷来的。他的元力极深,倘若打败他,只能在梦境将其擒获。恰好那日,白长老指使单总管请他去藏书楼饮酒。水副院长早就识破了对方诡计,暗暗将饮下的遗忘醉倒入袖中,将计就计,佯装大醉。悄悄唤醒沉睡的灵兽,跟踪而至。只是不知道,当时楚兆阳就在房檐上,听到了他与单总管的一番腹语之言。还就多亏了楚兆阳拖延时间,方才解救那几个学员,把白长老擒住。
最重要的是,梦境之人还需自己缓缓苏醒,不能随意搬动。这么久了,一直是若汐父女看护陪伴着他,师兄弟们几次请求来见,都被若汐挡住了。她可不希望他们来打扰,她要一个人静静的守护着他。
“这到底是不是梦啊?”楚兆阳自言自语道。
“嘻嘻,似梦非梦。”若汐调皮地点了一下他英挺的鼻子。
嗯嗯,似梦非梦。楚兆阳摸摸自己的鼻子,也嘿嘿笑了。

共 4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传说,国王下令成立“鸿蒙学院”,是为研究绝世武学“鸿蒙古卷”。据说得此宝贝,不但能延年益寿,更可提升八个层次的灵力。于是乎,鸿蒙学院各类人员混杂其间,纷纷找寻该古卷。昆仑派首席大弟子楚兆阳,无意间听得藏书楼单总管与一虚幻影子的对话,发现他们想杀学院弟子,用他们的心去鬼市交换鸿蒙古卷。楚兆阳尾随其后,进入一山洞,发现了被关的五个学院弟子,他挺身而出,勇斗恶魔,救出了学院弟子,自己却身受重伤。后在水副院长和灵兽的帮助下,终于全歼了恶魔。小说情节一波三折,险象环生,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最终邪不压正,正义战胜邪恶,皆大欢喜。推荐赏阅。【编辑:醉童】
1 楼 文友: 2017-09-19 17:51:20 作者你好,小说证明了邪不压正。欢迎继续赐稿短篇栏目。哪些病导致手足麻痹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