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恒纪元监守者二百六十五章恰同学年少二十七

发布时间:2020-01-29 20:12:58

恒纪元:监守者 二百六十五章 恰同学年少(二十七) 情愫

五颗蜘蛛雷?就算自己将防御全开,再加强一倍也不是五颗蜘蛛雷同时爆炸所能承受的。

凌月灸索性将心一横,闭目待死。

可在即将赴死的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的却不是曾经深爱过的,伤她最深的阿提拉,而是B16五姐妹的面容:化名柯李妮的帝国明珠阿缇娅,人粗心细的老大姐厄多尼诺,表面娇羞实际却很果敢的阿妙,奔奔跳跳永远展露开心笑容的拉菲,三年来始终伪装成人畜无害模样的灰塔之蝶慕斯赫尔。

一想到慕斯赫尔那张呆萌与嘲弄表情不断交替闪烁的脸庞,凌月灸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是你!

蜘蛛诡雷这种懦夫才用的武器,也只有你这灰塔之蝶才会使用吧?

你好狠的心啊,居然想要把我们全部杀死!

就连我,就连我也不放过?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凌月灸忍辱负重,从记事起就为灰塔卖命,这就是我的结局?

我真是太天真了!棋子始终是棋子,他们随时都会像丢垃圾一样把我扔掉!

凌月灸,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我,好恨!可惜,却报不了仇!

呵呵呵……

就在凌月灸惊怒交加,却又无可奈何之时,忽听耳边响起一声怒吼:“她的目标是我不是你!”

凌月灸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被身旁时雨闪电般一脚踹在胸口。

虽然身体剧痛,但她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远离蜘蛛雷爆炸范围,并且那五枚蜘蛛雷并没有追击她,而是继续向时雨蜂拥而去。

震惊中,凌月灸见证了让她一生都难以磨灭的一幕。

只见时雨眯起眼睛,身体定在半空纹丝不动,双手闪电般拔出两柄手枪,瞬间向下方接连开枪射击。

那冷峻的脸庞,上扬的嘴角,犀利的眼神,非凡的身手,冰山般的冷静,如神样的霸气,已经深深刻在凌月灸千疮百孔的心里,永世难消!

天空绽放出一朵礼花,紧接着第二朵,第三朵,第四朵……

这是在见证奇迹么?我活下来了!

打爆四颗蜘蛛雷了,就差一颗!时雨,加油啊,你一定要活下来,我们一起活下来!

克里弗兰导师说得对,只有活着,我们才能感受到宇宙的玄奇,才能领悟到生命的意义!

对,要活着,要自由自在地活着!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会现在才明白?

第五颗蜘蛛雷也被时雨精准的枪法打爆了,只是,这颗剧烈爆炸的蜘蛛雷距离他太近了。

凌月灸的心都揪了起来,眼睁睁看着时雨被爆炸的火舌吞噬,而后翻滚着掉入绿色海洋。

不!不要!

凌月灸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喊叫,不顾泪水飞扬,用最快的速度向时雨坠落之地飞去。

寻找了大半天,凌月灸终于在一颗大树下发现了时雨。

他斜靠在树下,身旁是焦黑的作战服残骸,脱去了上身内衣,露出一身精健的肌肉,正在用一罐急救喷雾器往胸口喷洒药剂。

看样子时雨没什么大碍,除了黑里透红的脸庞和烧得乱糟糟的一团头发。

时雨看到凌月灸梨花带雨,咧开嘴嘿嘿一笑:“呦,小美人,怎么还哭了?话可说在前头,千万别爱上本大爷啊。

本大爷那是嫌你碍事,影响大爷我的神枪术懂不懂?没踢疼你吧?快过来让本大爷揉揉。

哎,怎么又笑了?告诉你,本大爷独来独往惯了,千万别……”

时雨剩下那点零碎话,被破涕为笑后飞扑上前,将他紧紧抱住的凌月灸生生压回了肚子里。

时雨嘴角微微扬起,无奈地摇了摇头:“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月灸闭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痴痴说道:“学长,我喜欢你!”

时雨笑了,笑得有点苦涩,摸了摸凌月灸的头发柔声说道:“你不懂我,我是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男人!”

凌月灸松开双臂,身子向后退了一点,认真看着时雨满是暗红色纹痕的脸庞。

过了很久,她开口说道:“那我就陪你孤独一生!”

时雨破天荒没有用调侃的口吻,而是认真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受不了的。”

凌月灸妩媚一笑:“你不懂我,我是一个注定逐爱一生的女人!”

时雨盯着凌月灸冰蓝色的双眼看了很久,突然噗嗤一笑:“明明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小丫头,说的跟真的似得。

先从本大爷身上起来,小心本大爷控制不住兽性。”

凌月灸俏脸微红,慢吞吞站起了身子。

时雨又囔囔起来:“还杵在这里干嘛?请你走远点好吗?本大爷要换衣服。想偷看本大爷的美体?门都没有。”

没想到凌月灸这时不害羞了,只是笑盈盈站在原地不动。

时雨倒也不介意,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从背包里翻找起衣物,嘴里还不忘唧唧歪歪:“看了就看了,看在曾经一同战斗过的份上,本大爷就吃点亏,让你占些占便宜。

不过话可说在头里,以后可别到处宣扬本大爷的雄姿啊。一想到海量美女慕名而来,本大爷就头疼。”

凌月灸吐了吐舌头,拌了个鬼脸:“学长你放心好了,以后你的雄姿只能我一个人欣赏。”

化险为夷之后,重新穿戴好装备的时雨,和一脸幸福小女人模样的凌月灸再次上路。

途中,两人都沉默不语。

时雨心中苦笑:“想我叱咤风云那么多年,谁人不听到我的名号就屁滚尿流?却在这个破地方遇到了命中克星。

妈的,这丫头的痴情早有耳闻,看来以后能被这丫头缠到死。

唉,这就是命啊,认了吧!”

凌月灸暂时抛开热恋的甜蜜,心中却是想的另外一件事:“她的目标是我不是你。学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啊,我明白了。原来学长就是关键人物!慕斯赫尔是背叛者!

想她和学长素未平生,为何能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为杀学长不惜灭杀整个团队,而且还是她自己所在的团队,连出自同一宿舍的我们几个都不放过。这绝对是灰塔之蝶的作风!

要不是阴差阳错,我和学长提前出发,学长又那么的英明神武,只怕原来的八个人就不剩几个了。

而且人越多,遇到这种突发状况就越混乱,我等八人促防不及,很有可能全部葬送在那贱人的诡计之下!

这该死的贱人,居然敢害学长?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

将前因后果考虑清楚,凌月灸已经下定决心,故意与时雨拉开拖后一段距离,在手腕通讯器上迅速输入一段代码……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在哪里
马鞍山十七冶医院怎么样
长春最好的牛皮癣专治医院
上海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昆明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