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苍白之手 第八章 酒馆(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9:10

苍白之手 第八章 酒馆(上)

“尊敬的法师阁下,尽管你拥有神奇的施法能力,能凭空制造出看不见的墙壁,阻挡箭矢和标枪的攒射,可是身份成谜的陌生外乡人,想要拜访我们的领主阁下,需要经历一套繁琐的过程。”

“喔!原来是这样,看在我不清楚当地的规矩份上,请原谅我有些失礼的举动。”

鲁斌见好就收,根本不想继续纠缠下去,他向这位尽心尽职的小镇保护者轻轻额首致以谢意。

“如果我想在这座繁华的镇子里游荡闲逛,应该没有问题吧?”

一位尊敬的施法者能够提出如此委婉的要求,不想过于得罪他的守卫队副队长维尔斯,凭着相当漫长的佣兵生涯磨练的过人嗅觉,闻到其中不容拒绝的意味。

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尊敬的法师阁下,按照歇脚镇对待外乡人的规矩,您应该一直待在酒馆里……”

说到这里,守卫队副队长硬着头皮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对方的脸上有任何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您的身份有些特殊,如果收起那本但凡有点见识的镇民都认识的法术书,应该可以在小镇里四处走走。当然了,作为交换条件,请允许我跟随在您的身边,充当指路的向导。”

鲁斌没有在意其中的试探,轻轻点了点头:“完全没有问题,我正发愁着如果在迷宫似的小镇里找不到正确方向,还得开口问人。由你这位地头蛇担任向导,真的帮了我的大忙。”

爽朗的笑声令守卫队副队长第一次踌躇不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有些摸不准法师阁下的脾气。

维尔斯伸手招来脸色不好看的伙伴,让他去找队长报信,随后转头向“流浪法师”歉意地伸手延请。

鲁斌打了个响指,固定在背后的法术书瞬间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接着直接往小镇中心的广场走去。

在费罗伊德男爵领地作巡回演出的乡下马戏团,早已整理好行装,启程前往下一个乡镇,为即将到来的节日献上简单却不失精彩的表演。

漫步而行的鲁斌赶到现场时,除了两个镇公所雇请的平民忙碌地打扫清理,却没有看见他最想见的人。

“奥里亚!”

鲁斌的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他有一种奇妙的预感,相信不久的将来

苍白之手  第八章 酒馆(上)

,自己还会和拥有施法能力,让他免除语言不通苦楚的吟游诗人碰面。

流浪法师的人物职业,由于拥有探索的特性,赋予鲁斌不错的脚力和耐力,在歇脚镇不停地漫步游荡,把一直跟随身边,不敢擅自离开的资深佣兵维尔斯累坏了,他却依旧兴致不减地观察着周围的事物,暗中却评估社会发展水平。

“以目前收集到的情况来看,这个小镇的商业流通已经开始兴起,财富渐渐膨胀的居民,脱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典式乡镇田园生活。由小见大,社会变革还在酝酿,未进入激烈动荡时期。”

鲁斌并不知道他用欣赏的目光看待身边的一切,周围却有人时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相关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大人物的手上,没有人敢擅作决定,只能层层往上禀报,终于惊动当地的领主费罗伊德男爵。

自己的领地突然来了一位不知底细的陌生施法者,男爵立即派人召见家族供养的法师顾问。

年迈的炼金法师蒙巴顿,正沉迷在法术试验当中,中途被人打断原本有些生气,听说是费罗伊德男爵的召见,商量如初处理陌生法师的事务,不得不将试验压后,带着自己的学徒费希、莫德尔,离开三层高的法师塔,前往男爵的家族庄园。

空气中弥漫着淡雅素净兰花香味的伊顿庄园,男爵阁下的书房里,蒙巴顿大师飞快地翻阅着墨迹还未干透的情报,对陌生的施法者的提防渐渐放下,心里已经有所决断。

“男爵阁下,这位荒野流浪搜集知识的法师,只是一个刚刚踏上施法者道路的新手,你不必亲自接见,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

费罗伊德男爵考虑许久,想起大师的过往经历,作出的决断从没有错误过哪怕一次,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按照法师的对等原则,对方充其量只是刚刚孵化出壳的嫩雏,连受我接待的资格都没有,接洽的事宜就交给我的两个学徒。男爵阁下,你觉得怎么样?”

费罗伊德男爵早就把事情托付给蒙巴顿大师,自然不会有其他意见,对于伺奉过两位家主的法师来说,信任更胜于平时点滴积累的好感。

眼睛里充满狡黠神色的女学徒费希,神色正经却眉头紧锁,随时都在思考人生意义的莫德尔,带着男爵阁下的期许离开伊顿庄园,临行前蒙巴顿大师将十枚防护戒指交给两人平分。

男爵庄园的应对手段新鲜出炉,扑扇翅膀的信鸽飞快地抵达歇脚镇,将这条重大的消息通知在镇公所等待的几个大人物。

镇长得知蒙巴顿大师的学徒出动,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对自称流浪法师的鲁斌起了怀疑,可惜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不想搅合进施法者的圈子里。

捱到中午日影最短的时候,鲁斌的肚子发出咕咕叫声,这才发觉简单的早点已经消耗殆尽,空荡荡的肠胃需要丰盛的午餐填满,就向跟随身边的守卫队副队长示意。

早就疲累不堪的维尔斯,立即振作精神,凭着对歇脚镇地形路况的熟悉,领着法师阁下绕了几个街角,飞快地回到小镇唯一的酒馆。

没有自掏钱包替人结账的打算,守卫队副队长向酒馆老板,也就是镇长的亲戚点头示意。

有镇里的大人物提前关照过,他只能忍痛出血,吩咐厨房整治出一桌还算不错的午餐,亲自端到鲁斌的面前。

“味道还不错!”

法师的称赞令酒馆老板的脸色好看一些,原本以为施法者阁下都是口味刁钻,非常难以满足的大人物,想不到对方如此好说话。

“就是这条烤鱼没有处理干净,腥味浓地压不住。”

鲁斌的话令就像一个巴掌,打在某些人的脸上,不过他的话头很快转到对方的立场:“其实处理的方法非常简单!没有昂贵的香料,按照我在旅行途中的见闻,可以用在烤制过程中添加青橘皮,如果烘干磨成粉末,效果会更好。”

这句话将酒馆老板沉下水底的心拯救出来,他一字不漏地在心里复述法师阁下的指点,“青橘的皮,据说非常酸涩,除了航船跑远路的水手,几乎没有人会吃。”

随州治疗妇科医院
随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随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随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