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重见时空 荒唐糊涂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7:34

重见时空 荒唐糊涂事

“井玲儿?”潇少的眼神透过周围的墙壁一直穿射到‘尹府’的前面。

井玲儿一身水荷蓝衫曳地裙,头dǐng流云髻,朱钗玉碎浣两边,略施粉黛,眉目清秀,脚蹬碎花小红鞋。身边跟着两个小丫鬟。

“什么货色能让尹嫣儿这么对我慕寒哥哥

!”

“知道一定会打死婢子的,况且尹小姐回去的。”

井玲儿斜着脸低下眼帘瞪了一眼丫鬟什么货色,除非我慕寒哥哥来了,否则我是不会回去的!”趾高气昂的抬起头,一副小孩子家家的样子。

.屋内的尹嫣儿叹了口气什么两样。”

潇少将自己的衣衫整理了一番道:“只怕你看她是平常的孩子,她要是玩起来,可不仅仅是平常的孩子了。”意有所指的看着尹嫣儿,尹嫣儿也明白潇少的意思淡淡一笑:“我出去看看。”

这井玲儿在外面喊的口干舌燥,门口守门的两个大汉一脸鄙视的看着井玲儿,完全没有把井玲儿説的话听进去。

“:“不,不行。”声音略微有些沙哑。

尹嫣儿出来后细细的将井玲儿看过来一遍,虽然稚嫩却也算是个亭亭玉立的美人胚子。

“阁主。”守门的大汉恭敬的行礼。尹嫣儿嗯了一声,井玲儿才注意到尹嫣儿的存在。

眯着眼睛将尹嫣儿从上到下看过来一遍:身着碧色长和荷花裙,腰间别着粉色的绣花革带,革带的一处悬挂着一块奇怪的璞玉,脚上穿着丝绸的莲花靴,盘着利索的流云髻,只是这流云髻不同于其她女子。两边垂下刘海,身后完全将秀发挽了起来,更引人注意的是那额心的一diǎn梅花烙印。按理説只有女子出嫁后才可diǎn上,但是尹嫣儿却早早的diǎn上了,眼睛硕大发着奇异的亮光,面容更如月中的花色。清亮可人。虽不算是天人之姿却也是美的可以。

井玲儿心虚的掸了掸自己的衣裳:“你,你就是尹嫣儿?几年没见长的越来越丑了。”

好笑的看着井玲儿狼狈的样子:“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嘲笑我长得越来越丑?”

“不是,我——我”赶忙打断了尹嫣儿的话摆摆手连説了两个我字都没有説出个所以然来。

“你什么?”

“我,我是,我是来替慕寒哥哥报仇的!”井玲儿底气不足的叉着腰看着尹嫣儿。

尹嫣儿diǎndiǎn头憋笑道什么要报仇?再説了,慕寒是死是活和我没关系,要报仇也轮不到你来报仇啊。”把玩着自己的十个手指。井玲儿气得快要跳起来:“尹嫣儿,我告诉你。我不会让慕寒哥哥和你成亲的,死都不会!”

“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和慕寒成亲,你要是有本事你就让慕寒和我解除婚约啊,我们一了百了,剩的我想尽办法逃走。”大眼瞪小眼,小眼对绿豆。

井玲儿哭丧着脸忽然对着尹嫣儿大叫道:“尹嫣儿,我诅咒你,诅咒你永远找不到你的爱,我还要诅咒你和你重要的人变成对手!”

“啊!”井玲儿话刚説完,便听到接连着传出一声大叫声,潇少不什么时候扬起了手中的巴掌,对着井玲儿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小,小姐——”四下的丫鬟没想到会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惊讶的看着潇少。潇少却不紧不慢的又给了井玲儿一巴掌,这两巴掌将所有人都打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两巴掌是为了要告诉你,少説一些説不得的话。”潇少冷眼看这井玲儿,井玲儿像是傻了一样什么?”

尹嫣儿一把抓住了潇少要再次打下去的手:“潇,住手,别打了。”紧张的抱着潇少的手将潇少整个人拽到了一边,不好意思的看这井玲儿:“对不起。”

井玲儿瞪大着眼,摸着什么意思,你们什么意思!”突然上前抓住了潇少的脖领狠狠的将潇少来回晃荡了好一番,委屈的憋着泪,尹嫣儿虽然和井玲儿是不对眼,但是忽然潇少将人这么给打了也是不对的。

正要劝一番却听得潇少忽然説知道你的诅咒很有可能变成现实,这两巴掌是为了打醒你,若是再敢口出狂言,我杀了你!”慢慢的杀意吓得井玲儿将脖子缩了回来。

“潇,你别吓她了,她还是个孩子。”强硬生掰的将潇少从井玲儿的面前给扯了回来。

井玲儿的嘴巴耸拉着仿佛一松开马上就会哭一样。丫鬟心有余悸的看着潇少和尹嫣儿,知道不好惹赶紧道:“小,小姐,我们快回去吧。”分散开将井玲儿连拖硬拽的离开了尹府的门前。

人走后,尹嫣儿才责怪的看着潇少:“你干嘛,井玲儿还是个孩子,你这么对她,她心里会留下阴影的。”

“她错在不该诅咒你,这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很有可能她的诅咒会成为你以后的下场,我是在帮你。”潇少的面孔有些陌生的冷酷。

尹嫣儿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又松开知道你是在帮我,但是,井家和我们尹家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你这么一做岂不是更是让我们尹家难堪吗?”不跳字。

潇少皱着眉头什么目的,潇少只是説了这么一句话后冲着刚才井玲儿离开的地方追去。尹嫣儿看着潇少离去的背影,萧条凄凉忽然又觉得自己刚才説的话有diǎn过了,紧跟着追了过去。

这边的井玲儿推开了丫鬟的搀扶,一边哭一边走,也不时间,只听到身后耳熟可怕的声音传来,一转身便见潇少一身风尘傲骨,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尹嫣儿追上来的时候只看见潇少站在一堆昏过去的人面前,而手中若有若无的发着金色的光芒。

“发,发生了什么?”不明白的看着潇少什么?”蹲下来放在井玲儿的鼻尖前,呼吸平稳:“你疯了?”

不知道搞怎么解释,潇少只是将手中金色的光芒掐碎在了空气中,尹嫣儿盯着潇少的手看了很久也没有再看到刚才金色的光芒。

“没关系,她们不会再记得刚才的事情了,我们什么?”

潇少疲惫的扶着什么时候才能不怀疑我?”

“我——”尹嫣儿不明所以的看着潇少,潇少却摇了摇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重新拉起尹嫣儿得手:“回去吧,我累了。”

安静的跟在潇少的身后,天气也有些凉,到了尹府的时候,尹听陌几人早早的等在了前厅。

“你们什么事?”

摇了摇头这才放开了尹嫣儿的手:“太史姑娘,请带我去厢房,我有些累了。”

太史淳雅愣愣的啊了一声,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却见尹嫣儿diǎn了diǎn头这才将潇少引到了西厢房。

虬髯客看着潇少离开的背影砸吧了两下嘴:“看看,看看,他行走的时候脚尖先落地,基本上没有声音,我们一般人走路都是脚跟先落地,还带声音,他气息稳固,身形更是稳的不行,功夫一定不差。”

南宫站虽然与虬髯客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看得出来虬髯客绝对不是什么小人,很快也打到了一起,听这话不屑的笑了一声推了一把虬髯客,“你午时不是还説人家什么什么来着,这会倒好夸的不得了。”

嘿嘿笑了一声公子的嘛,这会我不是知道了吗,看法当然要不一样了。”

尹听陌嗤笑了这才注意到尹嫣儿的面色也有些不是很好,关心的拍了拍尹嫣儿的肩膀什么事了,我看你们刚才回来两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

摆摆手:“刚才井玲儿来了”原原本本的将刚才的事情説了一遍,三人的脸色也随着沉郁起来。

“这样説的话,潇兄做的没错,是井玲儿先挑事,潇兄的确是为了尹姑娘好,这diǎn倒是无法否认,至于打昏井玲儿等人自己的下巴。

尹听陌却道时间,我从来没看过他会对一个人保护到这种程度。”略微带着醋意,尹听陌淡笑。未完待续……

荒唐糊涂事

荒唐糊涂事是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址:

昭通治疗男科方法
河源治疗白斑的医院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昭通治疗男科费用
河源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