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彼得摩尔PS3就像当年的DC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18:37:46

彻查摩尔不能一刀切,应减少行政干预

摩尔“泡沫”暴露商业点计划失灵 目前,银监会、商务部、发改委、建设部等四个部门正对全国范围内的摩尔“泡沫”进行彻查。可在各大城市基本都有商业点计划和听证制度的条件下,为何还会出现摩尔“泡沫”呢?业内人士指出,一些地方直接参与摩尔建设,是造成商业点计划失灵是根本原因所在。 “摩尔的建设投资巨大,当初肯定要得到同意才能上马,现在却又要对摩尔进行彻查,这类局面难免显得有点为难。”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所指的“彻查”是日前媒体报道的。据息,由银监会、商务部、发改委、建设部等四个部门对全国范围内的摩尔“泡沫度”进行的完全调查。 根据有关的统计显示,目前国内摩尔项目占用银行的资金高达1900亿元。明显,建造摩尔项目的企业成了此次彻查的主要对象,而弄清摩尔的资金来源则是以上四个部门的主要任务。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每当一个摩尔开工或建成时,最容易走入人们视野的除满面春风的企业老总外就是一些喜笑颜开确当地官员。现在摩尔出现了“泡沫”,四个部门把所有板子都打在企业身上,这恐怕有失公允。 “就算1900亿元是企业从银行贷的款,可那也是银行愿意贷的,如果说担心金融风险,该查的是银行的贷款机制和当地审批不严。”对于摩尔的这次彻查,上有人如此评论。 事实也证明,在摩尔的建设进程中,一些地方出于政绩考虑,直接参与进去,从而绕过了商业点规划和听证制度,无疑加大了摩尔的“泡沫度”。 超计划摩尔的出现 目前,在我国建造摩尔已从争议阶段进入到了实战阶段,不仅北京、上海等大型城市在建,就连一些中型城市也出现了摩尔的身影。 但是,作为不同业态的体,摩尔的美好前景与潜伏风险是同时存在的,由于摩尔的建设投资巨大,投资决策失误也会造成巨大损失。为了使摩尔能有序发展,避免重复建设、无序竞争,原国家经贸委先后印发了几个关于商业点规划的通知。 “随着外资进入国内零售市场速度的加快,也意识到了商业点规划的重要性。” 北京财贸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郭志军说。据悉,目前,我国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首府)城市商业点规划已基本制定完成,有的城市还把计划建造摩尔的数量、位置、面积等都做了明确规定。例如原北京市商委在《北京市“十五”时期商业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根据市场需求和实际条件,结合城市边缘团体建设,可顺次在城市西北、东南、东北和西南方规划建设4个风格各异的大型多功能购物中心,每个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左右。” 有些城市的意识更超前,像大连早在1997年就通过了《大连市城市商业点计划建设管理条例》,并且规定了大型商业设施的听证制度。 既然有了商业点规划,包括摩尔在内的大型商业项目的上马肯定要经过论证、听证,可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么多超计划的摩尔呢? 郭志军教授认为,这主要是由于我国商业点建设中的听证制度刚刚起步,还不十分完善。“如果能认真履行听证制度,对‘摩尔热’现象会有一定的制约作用。” 而洪涛认为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由于房地产商是摩尔项目的最大受益者,因此他们在摩尔建造进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很多开发商以摩尔名义廉价拿地,造一大片房子后当作商铺销售获利,这类把摩尔当做商业地产的现象,导致国内摩尔发展超速。据悉,目前全国省会级城市共有摩尔近400家,这还不包括2、三级城市。 但是,不管房地产商多么青睐摩尔,它进入一个城市建造摩尔时,必须要服从于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总体规划和城市发展的计划要求。人们不由要问,那么多超计划的摩尔项目是如何取得批准的呢? 计划缘何失灵? 虽然摩尔巨大的赢利前景是吸引大多数开发商的最大诱惑,但有很多摩尔项目都是作为“城市名片”而诞生的,都是行为在做主导,因而被打上了的烙印。“为了建设自己的形象工程,地方对摩尔建设开始了行政干预,把商业点计划和专家论证放到了一边,强行上马一些超规划的摩尔项目。”洪涛尖锐地指出。 从参与摩尔建设的那一刻起,的身份和职能就产生了变化。它从宏观调控者变成了社会资源的配置者,成为了市场的经营者。“本来是个裁判员,现在它又成了运动员,这类矛盾的两重身份肯定会致使一些不规范的行为发生。”洪涛说。 当房地产商发现摩尔的美好前景并向地方寻租时,地方难免会出现一些违规的行动,洪涛认为这才是致使出现超计划摩尔的关键缘由。 当初弄商业点计划的是,现在超出点计划的也是,是什么原因致使这类矛盾局面的产生呢? “就拿北京来说,进行商业点计划和项目论证的部门是北京市商务局,而对摩尔等大型商业项目有审批权的却是北京市发改委。”洪涛分析认为,“这说明我国体制改革还不十分到位,仍存在体制不配套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份,商务部与建设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地级城市商业点计划工作的通知》。有人指出,大中城市商业主管部门辛苦作出的点规划到头来却形同虚设,地级城市的点计划还有甚么意义呢?看来,增强点计划部门的监管力度是保证点规划顺利落实的1大前提。 由于地方的参与,当摩尔的城市形象功能大于商业需求时,难免会陷入“请客,企业埋单”的局面。毕竟,建设形象工程是不斟酌本钱的,如果建成后的摩尔成为了“空壳”,负担还是要由企业来承受的。 但是,事实证明,将来为“空壳”埋单的不一定只是企业一方。有报道称,以上四个部门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国内400多家摩尔项目总投资高达2000亿元,而投资中95%的资金是银行贷款。 彻查摩尔不能“一刀切” 在我国常称摩尔这类商业模式为“购物中心”,但实际上摩尔与国内许多冠以“购物中心”的百货商场或者综合性商场等商业设施不同。“最主要的区分在建筑面积上,严格意义上讲,小于10万平方米的叫购物中心,大于这个数字的且业态复合度高的方可称作摩尔或大型购物中心。”洪涛认为。 此次银监会清查的对象主要是总投资在3000万元及以上项目的清算,其中包括大型购物中心,也就是摩尔。但是,国内一些零售商建造的大型商场虽然也叫购物中心,却与此次清查的大型购物中心性质完全不同:前者以统一整体出现,一般不拆零出售;而后者大都可以出售,后期经营管理多被分散。 这就需要相干部门进行区别对待,乃至有人还提出了具体的辨别标准,那就是看开发商建成后是自己经营还是出售,如果是后者,就应该坚决刹车,这甚至应当成为判断那些未建摩尔能否立项的“准入条件”。 对的这次彻底调查,洪涛认为应当谨慎行事,更不能搞“一刀切”。对于那些盲目发展、不规范融资的摩尔项目要进行资金来源调查;可对那些合理的、通过商业点论证的摩尔,就应该鼓励它们的发展,而不应对其进行干预。 而银监会强调,即使对符合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要求的在建和拟建项目,也要在落实好项目建设条件的基础上,依照贷款管理要求和项目建设进度,合理安排好贷款发放。无疑,这肯定会影响到这些项目的正常运行。 应转变职能 “摩尔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摩尔建设应该是企业行动,而不是行动。地方出于政绩考虑,参与其中,无疑加快了摩尔的过热发展。”洪涛认为,“应该是市场经济的宏观调控者,而不是市场的经营者,应加快职能的转变。” 在5月30日举行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教授指出,不是社会资源的配置者,而是社会服务的提供者,不能同时拥有“裁判员”和“运动员”的两重身份。 国内一些摩尔项目的操作者也认为,主要职能应该是制定游戏规则,做好规划。一家摩尔负责人向泄漏,房地产商拿到地以后,他的本钱也就肯定了,为了下降平均成本,他固然希望容积率越大越好,于是摩尔就越建越大。“这个问题是不可能期望房地产商自己解决的,通过他们自己束缚自己,这难度太大了。所以在进行可行性研究时就应该严格控制,做好具体计划。” “但是,不管各地商业点规划得多么完善,如果没有法律的保障,它也只是一纸空文。”洪涛认为,还应当上升到法律高度来解决当前摩尔“泡沫”的问题。“即便没有《大店法》,能出台一个《商业点计划法》也行啊。” 吴敬琏教授还指出,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就要正式实施了,在此背景下,更应当多用宏观调控的手段,而少用行政干预手段,毕竟市场经济中的是有限的而不是全能的。 有人认为,当初由于地方的行政干预,导致摩尔在我国许多城市都掀起了一股热潮;现在又要用行政干预对摩尔进行彻查,极可能会致使烂尾楼或大片荒废土地的出现,进而影响到整个经济环境。“像建设摩尔这类属于市场本身的事情,最好通过市场自行调节,如果要调控,应该使用宏观手段。”洪涛这样说。(消息来源:中国商报)

过敏性鼻炎怎样治疗
颈动脉斑块吃通心络好用吗
什么药快速治疗口腔溃疡好
参松养心胶囊的药理作用
常用心律失常的药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