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女子豪赌欠债800万前夫月薪5000元被判帮还债

发布时间:2019-08-16 18:32:22

王文汉与前妻郑明明是武汉新洲人,两人都在当地一家医院工作。王文汉是医生,郑明明是药剂师,1986年两人结婚。婚后没多久,就有了儿子。在当地,两人的收入算是很不错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但是,没多久,问题就显现了。1991年的除夕,全家围坐在一起吃团年饭,吃完饭,弟弟将王文汉悄悄拉到一边,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手头是不是很紧?王文汉表示并没有,在追问下得知,原来妻子郑明明悄悄找他的弟弟借了5000元现金,一直都没有归还。“90年代初的500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回去气不过,甩了她两个耳光,但还是帮她还了这笔赌债,她也消停了不少。”

现在回想起当年的事,王文汉唏嘘不已,“其实当时就有端倪,我真是太傻了,没放在心上。”

前妻曾“赌”进女子监狱

2004年,王文汉离开医院,自己开办了一家诊所,由于诊所收入不错,前妻郑明明辞职回家,过起了全职太太的生活。“有一说一,当时我每天都泡在诊所里,早出晚归,她在家照顾我和儿子的饮食起居,还是很不容易的。”就这样安稳地过了8年,王文汉每年的年收入可达50万元,家里按揭买了房,也买了车,还买了一辆价值68万元的挖掘机租给别人,家庭的经济环境在当地还是相当不错的。

2012年9月的一天,王文汉接到通知,妻子因赌博被关进了东西湖区一女子监狱。“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我想年纪越来越大,她应该会收敛起来。”王文汉再次为其还了赌债。

可是,仅仅一年后,卷土重赌的郑明明让王文汉跌入了深渊,这一次,他倾家荡产也还不起欠下的巨债了。“这样提心吊胆,为赌徒还债的日子,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但在离婚前,本分的他,还是决定为妻子还清债务。他将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然后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了58万,但没想到欠的钱远不止60万,家里的车子被债主开走,挖掘机也被债主开走。

离婚后3天,王文汉关掉诊所,独自一人来到湖南长沙打拼。“我当时想的是,我已净身出户,拿所有资产替你还债了,而且婚也离了,应该可以开始新生活了。”但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800万赌债何时能还完

来到湖南长沙后,经定居当地的同学介绍,王文汉来到一家诊所干起了老本行。因为敬业、本分、又老实,身边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次年他认识了现在的太太唐艺(化名),两人携手过日子,令王文汉重新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可惜好景不长,婚后不久,追债人陆续找到了他,追着他不放。法院审理认为,前妻的债务因为是在婚姻存续期间借的,所以他也有连带责任。光是到法院起诉的债务就有6笔,高达200万;而还没有去法院起诉的高利贷、邻居以及家人的债务加起来则接近600万。“我已经54岁了,就是不眠不休干到死,也还不了这么多钱,更何况,这都是前妻的赌债,是她背着我借的,也没有用于婚姻共同生活,凭什么要我还呢?”如今的王文汉,每个月5000元的工资全部用于还亲朋的债,“他们是无辜的。”而他更觉得对不起的是现任妻子,“她跟着我一天福没享,还和我一起背上了这么重的债务,我真的有愧于她。”

普法时间

赌债也要另一半偿还?

《婚姻法》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可是,她借的钱全部用来豪赌了,根本没用这个钱为家里作出任何贡献,怎么能算共同生活所负债务?现在她跑了,又凭什么要让我用后半生来偿还她一时快活欠下的巨债呢?”拿着法院的判决书,王文汉很不服,他不明白判决结果所依据的最重要内容———司法解释“二十四条”是什么意思?更不清楚后半生的路该怎么走……

据《武汉晚报》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逆行射精的诊断方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