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透视小邪医 第两千七百七十七章 生死擂台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9:34

透视小邪医 第两千七百七十七章 生死擂台

叶洛刚一出门,就发觉琼瑶还有其他几位长老,正焦急的等在门外。

“你们这是何故?”叶洛不解的问了一句。

“掌门,难道你没听到有人对你辱骂吗?定然是那地皇宗的大弟子!”小伍愤愤不平的说道。

叶洛闻言,倒是大笑了起来,“是吗?那我倒是要去看看了!”

“掌门!”

这下,几人纷纷惊呼了起来。

“那可是两千精英啊,若是忽然对你发难的话,掌门还是要小心为妙啊!”堂主立马说道。

若是他被那两千精英给围住的话,定然是难以逃脱的。

叶洛轻轻摇头,“若是我连这两千的弟子都摆不平的话,那何谈对付淮南王!”

说罢,叶洛的身影便是消失不见。

自然的,这几位武当的高层不会放心,紧紧跟上了叶洛的脚步。

叶洛来到后山的时候,那位地皇宗的大师兄,正气急败坏的坐在地上,而在他的面前,就是那两千的弟子。

“你们跟我说说,昨天有没有见到什么人,为什么就睡着了?”大师兄厉声道。

只是,这两千弟子都低着头,谁也不肯说道。

“你给我说说,你平日里最老实了,我知道你不会跟我说谎的!”大师兄道。

“回禀大师兄,昨日确实什么人都没有见到,至于说为何睡着了,只是感觉忽然就有了睡意,而且困的难以睁开眼睛,后来就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这个弟子憨厚的道。

“大师兄,确实是这样啊!”

“我也是这般啊!大师兄!”

其余的弟子纷纷应道。

大师兄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来,“难道说这跟那小子没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这后山有古怪?莫非,是奉天宗,都说这奉天宗的后山有古怪!莫不是!”

随后,他便是抱着头冥思苦想了起来。

“哈哈,大家这么快就集合了啊,精英就是非同一般啊!”叶洛的身形忽然从空中显现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自然是琼瑶几人。

看到叶洛出现,大师兄立马就蹿了上来,怒目瞪着叶洛。

“这到底是不是你干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卑鄙的小人

!”大师兄当即怒吼了起来。

“哦?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首先,你来此地,是来配合我的,简单来说,你应该听从我的命令而已,当然了,看在地皇宗的面子上,我是不会杀你的,既然这般,那你就给我滚蛋吧!”叶洛眯着眼睛说道。

滚蛋?大师兄立马冷笑了起来,“我凭什么滚蛋?难道你做了手脚,这两千弟子就成了你的了吗?简直就是可笑至极!而且,你有什么能力领导这两千人,我不服气,我要跟你摆生死擂台!”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顿时惊呼了起来。

生死擂台也算是第三势力乃是魔界的一个传统了,基本上就跟决斗台的性质差不多。

只是很少有人这般做,这不是无聊吗?本身这魔界也不限制打斗,但凡这般做的,那都是有着什么目的的!

比如说,两个宗门的强者之争,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才会这般做!说到底,不过是为了造势而已。

这大师兄同样是如此!就算两人打成平手的话,那叶洛都没有办法接手这两千自卫队。

还有一点,昨日他可是跟叶洛动过手的,他感觉将叶洛灭杀掉不现世,但是,打成平手的话,那还是不成问题的!

在内心当中,他感觉叶洛跟他的真实实力,应该不相上下,就算比他强一些,那也强的有限。

正是这样的判断,才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

“哦?你这般做的话,你的宗门知晓吗?你家老祖知道吗?”叶洛冷笑了起来。

顿时,大师兄浑身就颤抖了一下,显然,他的宗门和老祖都不晓得此事,完全就是他自作主张的。

不过随后,他的眼神就变得阴郁起来,若是跟叶洛战成平手的话,那对于地皇宗完全就是一件大好事!老祖又如何会怪罪他。

“这个与你无关,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就是了!”大师兄傲然道。

叶洛冷哼了一声,“本身,你我地位相差甚远,只不过,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与我,那我成全你就是了!”

本身,这生死擂台也要地位相当的人对决才合适,可这大师兄就算是地皇宗的大师兄,可叶洛毕竟是武当掌门,武当是刚刚开宗立派的小宗门不假,但叶洛的名声在这一区域可是很响亮的,众人都将他跟那些大宗门的宗主相提并论的。

“哼,多说无益,手下见真章吧!”

说完,大师兄便是负手离去,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他自然也有想借叶洛而出名的动机,本身,他就号称地皇宗的第一天才,若地皇宗不隐世的话,那他早就名满天下了!何至于如今籍籍无名!因此,他想借助叶洛出名,名声一旦响亮了,那后续的福利,还是很多的。

之后,生死擂台的消息便是在这一区域传开,当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了。

“胡闹,这小子不搞出一点事情来,就不肯消停吗?”

乾坤宗的宗主怒道,如今他已经懒得理会叶洛了,但是,那七千联盟军毕竟跟他有关系,因此,他也时刻关注着叶洛的动向。

本身,叶洛跟地皇宗达成合作,让他大感意外的同时,心里也安定了不少,心道这场危机总算是化解了。

然而,还没等他睡一个消停觉,生死擂台的事情又闹出来了。

“宗主,那小子就是喜欢折腾,既然我们约束不了他,那还是眼不见不烦啊!”一个长老劝道。

闻言,宗主也只能叹息了。

那些跟叶洛有仇的宗门,自然乐意见到这一点了,本来他们就对两宗门达成合作而耿耿于怀,若是摆上生死擂台,那两派之间,定然会产生间隙。

而如今最为尴尬的,当属地皇宗了,上一次跟叶洛合作,就让他们有低声下气的嫌疑,如今又闹出一个生死擂台来,当即地皇宗的高层就炸开了锅。

揭阳治疗妇科费用
铜川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本溪治疗早泄方法
揭阳治疗妇科医院
铜川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